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从各类古玩的包浆鉴别真伪

源滔斋

  古玩的皮壳、包浆,是鉴别古玩真伪的重要方法和手段之一。行家审视各类古董时,经常称古董是否有包浆皮壳。如果有,便初步确认为老的、旧的,如果没有便认为是仿的。
 
  皮壳、包浆是形容古玩表面氧化、老化现象的。各类古玩都存在从新到旧的演变过程,例如瓷器在烧制完成后,瓷釉表面会产生强烈的釉光感,通常称为贼光。从它的光感效果上看,便能够初步认为是新品。但瓷器若是经过百年流传,受空气中的氧化反应以及人为的擦洗、把玩和移动、房间中的烟尘附着等都会使瓷器的釉光逐渐变旧失亮,这些表现特征被称为包浆。
 
  玉器的包浆是指,出土以后没有经过清洗处理时,玉器表面所粘结着土质和氧化铁锈斑。这些沉降物质是因为玉器长期存在地下潮湿的环境中,使玉器表面受到不同程度的侵蚀氧化,造成失亮或表面附着一层浆状物质,这些现象通常称为皮壳。
 
  当玉器出土后,经过长时间人为盘磨把玩,又会使玉器表面形成一种油质感及透润感,这种现象也称为包浆。
 
  在青铜器表面,主要表现为铜质氧化产生的铜锈。这种铜锈是经过地下温度、湿度共同作用及各种气体长期侵蚀而形成的。所以这样的锈斑极其细腻,粘结力也极强。
 
  青铜器铸造成型后是金黄色,但是受地下环境的长期侵蚀以及常规的空气氧化,使铜器由金黄色变为深黄色、暗黄色、棕黄色直至变为黑色、绿色。几种颜色的变化表明,青铜器的氧化程度不同。这些颜色不一的氧化皮被称为铜器的皮壳。
 
  无论是皮壳还是包浆,古董老化现象的形成离不开地下环境以及人为收藏把玩。
 
  对于那些假古玩来说,没经过长期的氧化过程,妄想用很短的伪造周期达到与真品相似的效果。用几天、几个月伪造成的一切假冒古董,无法与几百年、几千年逐步自然老化的效果相比,它们之间存在着实质上的差别。
 
  无论假冒古玩怎样伪装做旧,都离不开酸碱的强化腐蚀,离不开高温的蒸煮、烧烤等处理手段。
 
  瓷器的做旧手段主要是采取化学腐蚀,或者机械制造光亮效果。瓷器表面的划伤则采用玻璃刀等高硬度工具处理;胎足则采用研磨手段进行修饰并且制造表面污垢。但是只要通过微观掌握了真品的特征表现,便能发现假瓷器与真品在表现结构存在的明显差异,从而找到判定假瓷器的证据。
 
  除瓷器造假外,玉器的做旧方法更为复杂,因为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区、不同坑口、不同环境下,玉器表面的皮壳、包浆、侵蚀效果也各异。可以说1000件玉器,有1000种不同的表现特征。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判别者掌握玉石材料的特性以及它的氧化演变规律。例如:生坑玉器的表面有可能粘结着牢固的氧化铁锈斑或细土,这些物质不但极其细腻,而且密度很高、附着力极强,甚至与玉器结为一体很难清除掉。但若是假玉做锈伪造的这种效果,颗粒大小不一,表面质感变粗,沉积密度会差,而且这些锈斑都是搅拌了胶粘剂粘结在玉器表面的。这种效果在显微镜下观察,便会发现土或锈夹杂着透明的胶质结晶颗粒。用力刮铲很容易脱落,脱落后玉器表面没有任何侵蚀渗透痕迹。这是识破假玉的有力证据。
 
  如果玉器表面有老化氧化的质感效果,那么其穿带孔也必然会受到同样的影响。但假玉器只顾及玉器的表面效果,穿带孔仍然暴露出新工艺处理的痕迹。特别是玉器表面的划伤重叠及残痕效果,这些表现都与真品的结构特征有明显差别。其差别主要是:人为的制造划伤与自然状态下形成的划伤差别。
 
  目前,有些假玉伪造的包浆效果非常成功,使玉器表面产生很好的油亮感。这种伪造手段主要采用碱性物质以及蜡质,经过几天的高温处理,渗透至玉器表皮下层,经过处理后能够保持较长时间的油亮感。但是它与真品的质感效果有本质上的差别。
 
  实际上,假玉只是有表面的光亮效果,没有透润的质感效果。真品表现的是质感效果,不是表面的光亮度,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除此之外,铜器、木器、琥珀、蜜蜡、象牙、漆器、珐琅器、金银器等,各类古董杂项,材料各有不同,工艺以及成型手段也不同,都存在着各自不同的氧化效果。
 
  这些判别方法虽然讲起来容易,但是要经历实践并不简单,必须经过漫长的实践过程,从博物馆和书本资料中,特别是从行家群体中多看真品,用综合性的科技文化常识来分析和认识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