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黄筌《写生珍禽图》:极尽精微的写生画稿

《写生珍禽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黄筌 
《写生珍禽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 黄筌
       提及五代花鸟画家,当首推黄筌与徐熙两位大家。黄筌17岁便进入翰林图画院,长期在宫廷中供职,擅长描绘各种珍禽异卉,画法工致浓丽,勾勒精细,几乎不见笔迹,时称“黄家富贵”,与画风野逸的徐熙并称为“徐黄”,被认为是中国花鸟画史上开宗立派的大师。
 
  黄筌留存至今的作品极少,此幅《写生珍禽图》是目前较为公认的画家真迹。画中共绘动物24只,品种达19种之多,各有名目,各不相混。鸟虫大小相间,错落有致,毫无杂乱无章之感,别具一格。
 
  此画在造型上极尽惟妙惟肖之功,画家先以细线勾勒轮廓,然后施以色彩,层层渲染,刻画精微,栩栩如生。画面正中偏下处,蜜蜂结构准确精到,在薄而细长的翅膀 中,以淡墨勾勒出脉络,使得双翅极富质感。在头部淡线条中,又以浓墨描绘眼睛与嘴,有画龙点睛之功,并与腹部一节节的深色墨线相呼应,墨色层次变化丰富而 生动,可见作者对于生活仔细观察的深厚功力。
 
  五代至宋初的工笔花鸟画,多是对景写生,再现自然界中某一真实场景。而在这幅写生画稿中, 展翅的鸟雀、飞舞的蜜蜂、蓄势的草蜢、爬行的乌龟等动物,由于习性不同,在自然界中很难同时出现,可画家却将它们描绘在同一画面之中,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创 作方式。细审此画,便会发现画幅左下角有一行小字“付子居宝习”,居宝即黄筌次子黄居宝,可见这幅画只是作者为创作而收集的素材,是给儿子临摹练习用的稿 本。故而画家超越了时空的限制,将不同环境下的鸟虫聚集在一起。
 
  后来黄筌的两个儿子宗承家法,成为北宋宫廷著名画家。黄氏绘画风格深受当时的太宗皇帝喜爱,甚至成为宋初翰林图画院衡量作品优劣的标准,对宋代花鸟画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