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印石收藏:五色美石细思量

  如何选择一方好的印石材料?这是一个会引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式争论的问题,但是,大体而言,方向上不会有大的出入。行内有一种说法,即淘到一方好的印章需要有三缘:眼缘、手缘、篆缘,三者缺一不可。
 
  眼缘,就是一眼望过去,石头纹理漂亮,质美晶莹,让人眼前一亮;手缘,即手摸上去温润细腻,宛如婴儿之肌肤,石质温而不凉,腻而不滑;篆缘,即石头软硬度适中,适于篆刻,具有实用价值。
 
  除了具备三缘之外,藏家往往还需要细细辨别石头的材质,以满足每个人不同的实际需要。鉴赏家们又常按照“以红黄为贵,蓝绿为绝,五彩为奇”之说作为参考标准,因而,我们也不避浮光掠影的嫌疑,按照色彩,与行家共赏一些美石品种。
 
  青色系
 
  在天然形成的印石中,有一个“缺蓝少绿”的现象,青色系因此弥足珍贵,而青田石,正是以它独有的青色系示人,流露清新淡雅的气息,堪称石中君子。
 
  在青色系列当中,最炙手可热的恐怕要首推青田灯光冻了。据记载,灯光冻在清末已经绝迹,其出产仅于明代中期。由于流传在世的明坑灯光冻极其稀少,绝大多数从事青田石雕和镌刻治印的人都未见过其真容。依据众多书籍的著录,明坑灯光冻公认的定义应该是:“纯净,正色近黑,灯下照之呈黑红色。”然而,今天市场上出现的灯光冻却不是这个样子。
 
  记者就此问题于行内求证,北京爱家收藏全石斋总经理夏增昆先生说,灯光冻的概念已被更新。现在的灯光冻,其实是和青田的封门青同出一个矿,成分也相似,只是更透亮,更纯净。记者就青田石雕大师倪东方一本图册里的灯光冻求教于夏增昆,他认为,这件纯净无杂、颜色青中透着微微黄色的灯光冻,虽然只有1.8×1.8×10厘米的规格,但已是稀世珍品,堪称倪大师的镇馆之宝。记者也看到过一些更大体量的灯光冻,如参加中宝协中国印展览的一枚灯光冻印石,体量为4.6×4.6×23 厘米。
 
  另一青色系的上品封门青,石质细腻温润,触之温凉如脂,微透明,爽刀是基本特征。其色彩明朗,性质稳定,经年不变,不必施油,最适合篆刻,因此自古以来就受到文人墨客的青睐,当代篆刻家韩天衡曾认为,“青田乃石中之翘楚,令刻家和藏家心荡神移,是得一望二,嫌少欠多的尤物。然纯以刻印出发,则吾依旧是唯倾心于青田。”篆刻家李羊民也认为封门青,“它的软硬度适中,在摩氏2.5度左右,适合入刀,石质太硬,刻不动,石质太软,则出不来金石味儿了,而封门青是青田石中的精品,集审美与实用价值于一身。”
 
  蓝色系
 
  在青田石中还有一款名品,极受藏家追捧,这就是蓝星。藏家面对出现在市场上的蓝星,遇到的主要问题还是品质差异如何辨别。
 
  夏增昆告诉记者,蓝星的评判标准比较清晰,即“在大小相似的情况下,蓝星的颜色越蓝越好,蓝星越多越好,地子越透亮越好,没有杂质,越纯净越好”。那么,不同质地的蓝星,价格差异有多大呢?夏增昆拿出两块蓝星,指出其中一块地子不纯,有些杂质,蓝星少一些的,而两者的价格差距高达几十万元。
 
  除了青田蓝星而外,近几年巴林左旗的巴林蓝星也正在成为石中新秀。对于巴林蓝星,行家又是怎么看的呢?内蒙古赤峰收藏家陈兆峰认为,巴林蓝星质地坚硬,难见大材,以冻地著称,色彩偏白,蓝色星点颗粒大而分布均匀,摩氏硬度为2.5,所以适合篆刻,且貌似漫天繁星,美轮美奂。
 
  以青色系和蓝色系著称的青田石除灯光冻、封门青、蓝星,和兰花青外,还有蓝花钉、黄金耀、竹叶青、金玉冻、白果青田、红青田、紫檀、水藻花、煨冰纹、皮蛋冻、酱油冻、封门三彩等品种,均是因物具名,较易辨认。
 
  绿色系
 
  说到绿色,就不能不首先说一下艾叶绿。
 
  艾叶绿是寿山石中的极品,质地温透精绝,颜色酷似艾叶,浓艳鲜嫩,老绿为妙品,明代收藏鉴赏家极为推崇,号称“天下第一石”,位置远高于田黄,但是,跟灯光冻情况较为类似,艾叶绿到底为何物,似乎古今也有出入。
 
  收藏家姚春茂先生告诉记者,艾叶绿已成传说,明矿早已不出,极少有人目睹其风采,目前出产的艾叶绿主要集中在月尾山,指月尾石中色花翠似老艾叶的矿块。月尾艾叶绿产量也很少,所以堪称奇珍。其中多见的为三种:一种是颜色老绿中泛黄,称为艾背绿;一种是质地温润微透明,称为艾叶冻;还有一种是晶莹通透,称为艾叶晶。名如其质,亦好辩识。
 
  绿色系当中另一款著名品种为西安绿,它是20世纪70、80年代发现的位于西安周边的新矿所出产,颜色暗绿或浅绿,多有白点,微透或不透,摩氏硬度在3度以下,易于奏刀,深得篆刻家的钟爱,但产量较少,故而珍贵。
 
  此外,翡翠绿(也称雅安绿)是绿色系印材的后起之秀。其外观晶莹剔透、绿意盎然、内含有数片金箔似的物质,绿中含金,美不胜收。夏增昆分析认为,“翡翠绿色如其名,看起来极像翡翠,但是比翡翠稀少、珍贵,它的硬度在3以下,特别适合作为印材。”
 
  黄色系
 
  黄色印石尊贵典雅,在寿山石、昌化石、青田石、巴林石中均有多个品种:寿山石有黄金黄、桂花黄、枇杷黄等;青田石有黄金耀,金银冻等;巴林石除了具有寿山石类似品种外还有姜黄、金玉冻等,在这些品种中,藏家最重田黄。
 
  田黄特征较为藏界熟知,即带皮,肌理中含有萝卜纹、红格纹,颜色明艳动人。昌化田黄和寿山田黄的矿物成分相差无几,形貌特征也相似,因质地优异,近年声誉鹊起。巴林福黄,近几年市场价格走势稳健,也受到不少藏家的喜爱和追捧。
 
  在对福黄的认识上,行家略有分歧。夏增昆认为,福黄的开采是成片的矿石开采,非独石,有可能将来还会开采出来,而且没有经过二次生成,因此对于福黄,不必用田黄的例子进行对比。而藏家陈兆峰则认为,福黄与田黄矿物成分相似,审美价值和使用价值类似,而好的巴林福黄没有皮,质地纯净无暇,明黄微透,色彩稳定,不用涂油保护,也可以养护得很好,这些优点应值得藏家关注。
 
  红色系
 
  红色印石当中最为名贵者当属鸡血石,血色与地子就是判断鸡血石品质的两个硬指标。
 
  姚春茂先生对此有一段很好的解释:一块好的鸡血石,第一,看血的分布,有线状血,条带形血,片状血等,它的分布和走向决定着整体的审美;第二,看血的颜色,比较鲜艳,凝结而厚重的血色为佳;第三,看质地,质地比较干净,没有杂质,完整无裂;第四看血量,血量越多越好。血量少于10%者为一般,少于30%为中档,大于30%者为高档,大于50%者为珍品,70%以上者通常被称为“大红袍”,珍奇无比。
 
  昌化鸡血石分为软地和硬地,只有软地才适合用来篆刻。不过,对于好的鸡血石来说,因为过于珍贵,往往并不被当作印章篆刻,主要用于收藏,以尽可能保持它自然章的状态,不去人为破坏它的美感。
 
  相比于昌化鸡血石,巴林鸡血石的市场认可度也并不逊色,这一点得益于其自身材质的特点。正如陈兆峰先生所说,作为观赏石,巴林鸡血石以观血为主,血的流动走向所形成的纹理决定了其价值,作为印石,巴林鸡血石属于冻石类,通透度更好,不含“砂钉”,颜色对比性更鲜明,地子与血能够彼此呼应,无论是欣赏,还是篆刻应用,都值得称道。
 
  在红色系中,寿山石中则包括朱砂红、芙蓉红等品种,它们在印石使用中也广受青睐。 藏家杨毅臣在总结寿山石特点时认为:比之巴林石,寿山石密度较大,晶体结构更坚密细腻,表面光泽莹亮,手感及视觉都有很密实的感觉,往往正视有一定刚性,侧视则润光柔和,这就造就了寿山石分量感更强,致密度和光润度更好的独特特性。
 
  一定要“四大名石”吗?
 
  自然界中可用于印章的石材十分丰富,正如姚春茂先生认为,如果收藏的话,不一定局限于四大名石,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来选择,有的人喜欢玩冻石,有的喜欢玩有纹理的石头,有的喜欢玩很明艳的石头,只要软硬度刚好,能够篆刻,就可以作为印石。像有些大理石,纯净度、透明度、纹理比较好,属于硬石类,但也可以刻得动,这样的石头都可以玩。
 
  不过如果作为投资的话,各方看法则有一定差异。姚春茂认为,最好选择四大名石,因为它们的价值很高,社会认知度好,有很好的投资回报率,但夏增昆先生则笑言,选择印石要“与石俱进”,不要将眼睛紧紧盯在“四大名石”上。只要其他印石的材质很好,就要拓宽视野,在个人喜好的基础上,将印材范围扩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