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文房雅器话砚滴


明早期 青铜瑞兽形砚滴

  古人常借翰墨托物寓兴,书斋里除了书籍笔砚,还有很多辅助性文房用品。砚滴是贮水的小器皿,磨墨时把水滴在砚台上,以调适墨色的浓淡干湿。于实用性之外,砚滴还追求形式和工艺上的美观,闲暇时用助清赏,可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不同材质、造型的砚滴,也由此在文玩中形成了一个独有的门类,成为古今文人争相收藏玩赏的艺术品。
 
  砚滴起源于何时,并没有明确的说法。汉代以前,墨是呈颗粒状的,到了魏晋才有墨锭,推测砚滴也是这一时期的产物。南宋赵希鹄的《洞天清录》有一段很含糊的记叙:“古人无水滴,晨起则磨墨,汁盈砚池,以供一日用,墨尽复磨,故有水盂。”古人最早是用水盂盛水,以勺子舀水磨墨,由于水量不好控制,容易出现“汁盈砚池”的情况。加上磨墨多是供一天之用,使用时间长,这个过程中水分也会挥发,出现墨色过浓、过干的情况,需要临时添水调匀。砚滴的出水孔小,往砚台注水很方便,也令泼墨挥毫更为就手,因此获得了使用者的广泛认同。
 
  砚滴的取材范围颇广,玉石、陶瓷、金属、竹木都有。但在造型上,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是以动物形态为风尚。明人文震亨《长物志》:“辟邪,蟾蜍,天鸡,天鹿,半身鸬鹚杓,鏒金雁壶诸式滴子,一合者为佳。有铜铸眠牛,以牧童骑牛作注管者,最俗。大抵铸为人形,即非雅器。”对砚滴的大小及样式,做了详尽的描述。以盛水一合(十分之一升)为度,形态以模拟动物形态为雅,推崇简单、内敛,若铸作人形,则鄙俗不堪,不为人所喜。这种独特的形象审美,以及呈多样性的艺术表现形式,也是砚滴日后广受喜爱的原因之一。
 
  如图所示是一件明早期青铜瑞兽形砚滴,规格17×7.5×6.5厘米。此砚滴圆雕一只匍匐的瑞兽;瑞兽背部开有注水孔,并配有圆柱型小水柱;身体中空,内部盛水,嘴部为流,齿露,口衔耳杯;瑞兽两耳机警地伸向脑后,用力支撑起后腿,正欲迈步,满身雕刻纷披的鬃毛和飞翼,形象生动,颇为传神;瑞兽腿足强健有力,肢体浑圆,造型饱满。因年代久远,该器局部生出铜绿,色泽深沉,坚硬光亮。
 
  鉴藏砚滴,首先是辨清材质;其次是看雕工技法和工艺水平,以雕刻精细、刀法具有神韵者为上;另外也要注意所属时代及人文背景,制作工匠的名气等,如出自宫廷造办处、或经名人使用过的砚滴,价格上就有着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