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莆田两小学生演莆仙戏 夺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

莆田戏
年仅10岁的小学生黄佳、郑子墨在舞台上表演莆仙戏《梅娘教子》,引众人喝彩
 
   “娘亲啊,我肚子好饿,吃饭了再背。”“背书是用头脑,又不需要什么力气,还不背了再吃饭。”舞台上,两名小学生化着浓妆,穿着莆仙戏服,演绎的台词、动作、表情都表现出莆仙戏的魅力,让观众沉醉其中。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十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活动上,湄洲岛第一中心小学学生黄佳、郑子墨表演的莆仙戏《梅娘教子》,以高分夺得“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地方戏业余组金奖,实现了莆田“小梅花”金奖零的突破。
 
   莆仙戏进校园时两女孩被挖掘
 
   这对来自湄洲第一中心小学的好搭档黄佳、郑子墨今年都才10岁,分别就读四年级、五年级,不过两人登台经验却不少,此次也并非是第一次拿奖。
 
   “两个小女孩天赋比较好,训练也刻苦。”莆仙戏曲校园活动项目负责人肖建珍介绍,莆仙戏进校园活动从2012年4月启动,在首批试点学校开设莆仙戏课程,每周一课,组建莆仙戏曲唱腔和表演兴趣小组、一支“十音八乐”演奏队。当时,全市也有组织莆仙戏唱腔比赛,黄佳、郑子墨就表现出天赋获得第一名,被不少老艺人注意,便逐步培养。
 
   肖建珍告诉海都记者,去年2月份,她将黄佳、郑子墨组合在一起,开始编排《梅娘教子》,准备参加全省中小学艺术节。在之后的比赛后中,两人表现出色,夺得了戏曲组一等奖。“以前练的都是唱腔,动作是后期才开始接触,但两人学得很快。”
 
   “小梅花”金奖推动莆戏曲文化
 
   肖建珍介绍,《梅娘教子》选取自传统剧目《白兔记》、新编《状元与乞丐》中的选段,讲述儿子调皮捣蛋,母亲对其又打又骂,却不知儿子因“没有父亲”在学校备受欺负,母亲知道后告知儿子并非没有父亲,而是父亲从军未归,因此才对他严格要求的故事。
 
   “赛前训练了两个月,郑子墨演儿子,黄佳演母亲,两人表现都非常棒。”肖建珍说,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是由中国剧协举办的一项全国性、高规格、面向少年儿童的重要戏曲艺术活动,代表了中国少儿戏曲的最高水平,被誉为戏曲艺术的“希望工程”。本次大赛共有来自全国各地100名小选手参加,黄佳、郑子墨表演的《梅娘教子》是我省唯一的入围节目,两个女孩的夺奖实现了莆田“小梅花”金奖零的突破,含金量极高。
 
   肖建珍告诉记者,这个金奖对整个莆田的戏曲文化来说有极大推动作用,证明了我们孩子当中不乏这些方面的优秀人才,可以充分去挖掘,对我们传承和保护莆仙戏曲这个传统古老艺术来说,这些小学生是宣传莆仙文化的“活广告”。同时,这也是莆田启动“莆仙戏进校园”活动取得的效果,教育主管部门每年仍会适当拨付经费,支持试点校开展活动,将不断扩大试点范围,把这一文化传承活动做成常规性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