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莆田人里的"城里人","界外人","山里人"

    不知从何时起,莆田有"城里人","界外人","山里人"之说,也许很久吧.
 
  古代莆田人创造了各种辉煌,饮木兰溪水,踏兴化平原,走到山里,走到沿海.
 
     小时候,身在“界外”不知界,长大后到莆田城关,听人家都叫我“界外人”,才知道原来自己还另有一个身份。但仍不知“界外”为何意。见城里人话里话外都带着鄙夷的口吻,我隐隐觉得那是一种歧视人的称谓。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界外”一词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后来,有老乡告诉我,“界外”在莆田方言中是“坏阔”的谐音,是城里人平常揶揄沿海人的口头禅,有那么点“貌坏嘴阔”的贬损况味。从此,我对时不时称我为“界外人”的人存有戒心,而对个别借“坏阔”之名嘲讽辱骂人的人更是极为反感。我想,相貌“坏”一点有什么,重要的是心没坏;嘴阔一点有什么,重要的是嘴上说的是人话!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界外人”饱尝风吹浪打、粗犷率真、有棱有角,何言为“坏”?“界外人”嘴阔吃四方,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方为人,大胆创业,则更是世人极力推崇的男人形象。许是因此缘故,我进城二十几年,很少到城里人家吃饭。常年在“界外”用“龙公”端番薯、用脸盆盛虾蟹的我,嘴阔、嗓门大,还长着两颗大门牙,吃不了那“一碗稀饭吮半天,一条虾米咬八段”的城里细饭,更受不了那一双双紧盯着阔嘴吃饭的犀利挑剔的目光。
 
      到上世纪末,莆田市在古谯楼举办迎千年书画展,当时的一位副市长送了一幅书法,署名“界外人”,吸引了好多人围观。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界外”两字。我在作品前徘徊许久,但也不太在意,因为普通话的“界外”,就是个方位词,没什么特别之处。无意中听见有人用方言说副市长是“坏阔人”。我惊骇不已,继而大悟,原来此“坏阔人”,就是彼“界外人”!果真如此呀!倘若“坏阔”真有“界外”这么个谐音雅称,那真是太好了!因无法确定,我仍忐忑不安,这副市长到底是为了美化家乡而附庸风雅把“坏阔”附会成“界外”,还是真有“界外”其名存在呢?
 
      也是机缘巧合,这事过后不久,我到涵江鉴前参访,偶然间看到了座城隍庙。在这个叫鲤江庙的殿墙上,我看到了两块古石碑,我解开了困惑我心中几十年的“坏阔”之谜。碑文记载的是清顺治末年(1661年)最寒冷的一个冬天,莆田离海30里内的居民一律被强令向内陆迁徙。当年分别以壶山、天马、岩沁为界,立界碑,筑界墙,坚壁清野,尽毁界外乡村田园和树木,民有越界者杀。我老家莆禧古城首当其冲,连城隍神也不得安生,被迫从古城抬出,与难民一道背井离乡,筚路蓝缕,流落到了涵江凤岭这个地方。当年风岭,满目荆棘,一片荒凉。到凤岭五年后,莆禧人才在当地盖座小庙给城隍大神遮头,直至1682年诏命“尽复界外居民”时,才得以回归故里。古碑有文皆成血,无字不断肠,我看得热泪盈眶,也看得羞愧难当。这纠结了我半辈子的“界外”二字,原来在三百多年前的康熙圣旨中就早已出现,都怪我读书不多,怪我平时对地方史籍碑记尤其是田野调查太少所致。通过潜心研读,虚心求教,我渐渐知道,清廷当年实施“截界迁民”政策,是为了遏制郑成功反清复明的沿海军事行动。而“界外”虽然在中国历史上仅存在了短短的21年时间,但它的地缘影响却深刻地改变了莆田沿海的社会风貌、人文形态和民间习俗。
 
      我五年没回老家,故格外想念界外。去年深秋,我在福清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天马行空,过了莆田壶公山,过了天马山,驰骋在界外的原野上。我飞着飞着,仿佛飞进了古代去,飞到了一望无垠的海边。莽莽苍苍,风声恕吼,一个戴着高冠,穿着芒鞋的古代诗人正在用他悲悯深沉的眼睛眺望大地,吟咏着这样的诗句:
 
      “朝东西眺望没有边际,朝南北眺望没有头绪,朝上下眺望没有依归,我的驱使不知何所底止!”
 
      这不仅是屈原的声音,也是我梦中遥望故乡时的情感。孤旅飘零,我未必“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凭着思想和感情的羽翼,我尽可去会一会古人,见一见来者。在黑夜里,我仿佛上溯历史的河流回到了截界迁民的年代,我看到,丢了家园又回到家园的人们,穿着破絮似的衣服,吮着极端粗劣的食物。我仿佛看到祖先们在界外贫瘠的沙旱地上仰天叹息,一家老小围在幽幽的灯光前饮泣,我听到了一种声音在呐喊,回来吧,回到界外来!
 
      初冬,我真的起程回家。伫立在界山上,我茫然四望,壶山、天马、岩沁,这些曾经的“界”,现在已经没有了一点儿神秘庄严的色彩了。人们在山上祭祀玉皇大帝,游客们在山间寻幽探胜,情侣们在山下嬉戏追逐,许许多多的农民在那里耕作……我不禁纳闷,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啊,你尽可以到湄洲岛去观日出,在秀屿港看日落;在黄金沙滩冲浪,到南日岛垂钓;可以在莆禧城寻古,在天云洞祈梦,还可以走到更高更远更美的地方去,但你千万不能遗忘掉界外呀!这是一个奇特的历史遗迹,是一个引发思古之幽情的好所在!这里曾经“大海吞东南,横岭隔地维”;这里的人们曾经“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界外和界内的城关、平原、山地相比,城关只不过是珠圆玉润的小诗,平原只不过是舒缓优美的油画,山区只不过是管弦噪切的歌剧,而这里则是一篇优美的神话,富于想象,更富于色彩,恢宇壮丽,爽垲独美!
 
      缓缓走下了界山,我走进了界外,让那种微醉的感情静静地发酵下去。凭着思想的羽翼飘忽,我仿佛看到,界外的一代又一代人冲破界的藩篱,挣脱界的枷锁,在荆棘中闯出了一条路。他们下南洋,走番国;闯关东,运木头;出西域,挖金矿,创造了“忠门人走天下建天下”、“东庄人医天下治天下”、“北高人打天下坐天下”、“新度人孵天下生天下”、“笏石人买天下卖天下”等诸多传奇。在界外走着走着,想象的翅膀带着我飞翔,我在全国各地的界外人门口,清清楚楚地看到他们在劳动、在饮食、在叹息、在希冀……。此时我是多么想上前去抱一抱他们,可惜隔着一道厚厚的历史门限和时间门槛,他们在界内,而我在界外,我不能和他们作半句的交谈!但,我是多么的思念他们,倘若没有他们的一担蒸笼走天下,没有他们的一只药箱走天下,没有他们的一手金艺走天下,没有他们的一笼鸡苗走天下,没有他们的一挑货郎走天下,哪来今天的莆田人遍天下!
 
   作为兴化府城附近的区域就是以前莆田县的城厢镇(范围包括如今的凤凰山街道,霞林街道,龙桥街道,拱辰街道,镇海街道)一带的人称为"城里人",城里人是很长一段时间莆田最富裕的群体,他们看不起"山里人","界外人",除了新度,黄石,西天尾,华亭,涵江,江口,梧塘一带人,"山里人'是指常太,以及梧塘过去后进入的几个乡镇(白沙,秋卢,庄边,新县,大洋),而黄石过后的沿海乡镇属于"界外人",一般也叫"沿海人",是比较贫穷的,以前城里人,新度黄石人是不和"沿海人"通婚的,沿海太穷了.以前城里人有个说话,小孩一哭,大人就说送到界外去,小孩子马上不哭了.虽说是传说,但是很形象的说明,沿海当时有多穷.
 
      清康熙为了打台湾,把莆田当时分成两半,截界,造成莆田沿海一带本来就穷的情况下简直雪上加霜,也造成了城里一带人对沿海人的歧视,为什么?一个字穷.
 
       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沿海人渐渐成为莆田富裕的代名词,各个乡镇都出过很多老板,很多洋房建起来,沿海人现在在莆田无论政府机关,经济,文化方面上都占有相当大的地位,一方面是因为沿海人口众多,最重要的是沿海人的勤劳,古代莆田勤劳的精神现在在沿海人的上是最突出的.
 
    写这些话的原因是,莆田人还是保持我们古代莆田人勤劳的精神,沿海是莆田现在保持古兴化文化最多的区域.
 
     近年来,秀屿区高龄老人稳定增长,与该区良好的自然环境、深厚的文化底蕴相得益彰。记者获悉,该区符合申报“中国长寿之乡”的条件,目前省老年学学会已向中国老年学学会申报。
 
  据秀屿区老龄委主任肖国珍介绍,该区户籍人口67.87万人,百岁及以上老年人达72人,为全市县区中最多,居全省县市区第二位,百岁及以上老人占户籍总人口比例达10/10 万人。对照“中国长寿之乡”的12项认证标准,秀屿区共有9项指标达标。
 
  那么,“界外人”缘何长寿?
 
  秀屿依山傍海,自然生态优越,为老人的长寿提供前提条件。该区地处闽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区,气候温和,年平均气温20℃,达到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森林覆盖率高,是全市首个省级生态区,更是避暑养生胜地。全区水源充足,水质达标,为秀屿人的健康提供保证。据该区老龄委调查了解,越靠海的地区,工业污染越少,长寿人数越多。
 
  人的健康长寿离不开健康的食物。秀屿山海田兼具,区域海岸线长,物产丰饶,品种繁多的海洋食品是秀屿人民愈发长寿的不枯之源。该区一年四季皆有渔汛,盛产的鱼、虾、蟹、藻类、贝类等种类繁多,为人体提供丰富蛋白质、维生素及钙质,成为秀屿人重要的食品。大面积养殖的紫菜、海带、海蛎、鲍鱼、蛏等,丰富了食物来源。多吃海产品使人聪慧,常食海里植物让人强健,所以秀屿人饮食有“无海鲜不欢”之说。
 
  秀屿的山区一年四季皆产水果,品种繁多、品质优良,为当地老人提供了丰富的营养元素。秀屿旱地多,大面积种植的农作物有“长寿食品”之誉的红薯和“长生果”之美名的花生,具有良好的养生效果。盐水泡花生、鲜薯熬粥、红薯切片晒干等,都是秀屿人特独的饮食方法。家家户户房前屋后有良田,保证每天都能吃到新鲜的时令长期蔬菜。此外,这里地下水系发达,群众长期喝井水,无污染的水源有利于健康长寿。
 
  科学的生活方式也为老人们的健康长寿打下基础,他们有着“活到老,动到老”的习惯。笏石镇最年长的百岁老人翁婆婆一生都在辛苦劳作。即使步入老年后,还每天坚持运动,起床后第一件事便是“跳操”,“跳”完一套操要近一个小时。
 
  在秀屿,大部分百岁老人跟翁婆婆一样,年轻时的操劳锻炼了过硬的身板,也养成早睡早起、勤苦劳作的生活习惯,增强了身体的抵抗力。晚年时,他们自发组织丰富多采的老年人文化娱乐和体育健身活动,享受晚年生活乐趣。在秀屿区的很多村落,可以看到老人在集体演奏十音八乐、跳广场舞、打太极拳、玩棋牌……值得一提的是,秀屿区特别盛行老年人门球,先后建成北埔、坝津、市政公园等门球场,丰富了老年人的业余文化生活,强健体魄、愉悦身心。
 
     此外,尊老敬老的良好社会风尚,也是秀屿人长寿的一大因素。全市最年长的老人林珠金出生于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目前已经五代同堂,儿孙有116人,最大的女儿83岁。老人的儿孙都非常孝顺,每次回家探望老人,都带回麦片、花生牛奶、瘦肉粥等营养品,换着花样让老人尝新鲜。说起孝道,她的孙媳妇胡慧卿的理解是,常回家看看,多陪老人聊天。
 
  老年人幸福的晚年生活也离不开政府的关怀,该区开展的慰问百岁老人、关爱困难老人、为老人集体祝寿、表彰敬老文明家庭等活动,如缕缕春风,让老人乐在其中、颐享天年。如今,秀屿区正彰显着“长寿之地”的独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