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莆田习俗:初四、初五做大岁 要过两次年

     大年三十除夕夜,对中国人来说尤为重要。但在莆田,过完除夕,正月初四或初五,莆田人还会隆重地再来一次“做大岁”。莆田“做大岁”风俗全国独有,代代相传至今已有四百多年。该风俗将可歌可泣的抗倭英雄史与传统民俗相结合,很自然地将民族精神一代又一代传承至今。
 
  围炉菜色有讲究 寓意吉祥团圆
 
  除夕,莆田民间称为“过年”、“做岁”、“三十瞑”、“围炉”等。除夕晚上“围炉”是我国最普遍的民俗,而莆田人的围炉,还有些特别的讲究。不少家庭传承古例,把木炭烧红放在烘炉内,置于餐桌底下,表示一家亲热团圆,大多有吉利的寓意。
 
  同时,餐桌上的菜也有特殊含义。鲫鱼俗名鲫母,莆田话里谐音积宝;蟹要“十全脚”的,即十全十美之意;虾谐音和,蕴含着一家人和和气气;甜丸子莆田方言称“软褓”,意即日子过得甜甜美美,这四道菜必不可少。围炉时,若有人无法赶回家中,那么也要在餐桌上为其备上一副碗筷,以表达对亲人的思念。
 
  过完除夕,莆田人还要隆重地“做大岁”,就是在正月初四、初五再重新过个年,这样的风俗在全国独有。在莆田人心中,“做大岁”要比普遍的围炉还要重要,因为“做大岁”蕴含着深刻的历史意义,莆田人祖祖辈辈都不会忘记。
 
  贴白额春联 初二为“探亡日”
 
  据《莆田县志》记载,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正当莆田人民沉浸在准备过春节的欢乐中,倭寇突然来袭。莆田城池被攻陷,平民在反抗中被杀害数万人,一时尸横遍地,万家哀恸。好端端的春节,变成了灾难,百姓们纷纷逃难山中。
 
  直至两个月后,戚继光大军击溃倭寇,老百姓才纷纷于二月初二返回家里。大家一边掩埋亲友的尸体,一边重建家园。这时年节已过,人们只得在二月初二那天互相探望之后,于二月初四重新过年。
 
  为纪念这段抗倭历史,缅怀戚继光的英勇事迹,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家仇国恨,莆田民间相互约定,此后每年统一以除夕为“小年夜”,以正月初四为“大年夜”,亦称“做大岁”,再过一次年。因当时倭寇攻陷莆田城后,分兵南下进犯仙游县境,直到二月初五,倭寇才溃逃,于是仙游便约定正月初五“做大岁”,与当时莆田县相差一天。
 
  另外,正月初二被称为“探亡日”,亲友间互不串门,牢记失亲之痛。每家都贴上纪念亡者的绿联,但在初四“做大岁”时,又要按惯例贴上大红春联。在哀思亲人与吉庆佳节的矛盾中,人们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在刚贴过的绿联上面,覆盖大红的春联,将绿联露出一截,约10厘米,用来表示心有余哀。直至“文革”后期,为了增产节约,把浅绿的联头变成白联头,10厘米长的浅绿色也变成4厘米长白色,即现在的白额春联。
 
  民俗历史结合 弘扬民族精神
 
  在抗击倭寇战斗中,先后出现了许多仁人志士,包括戚继光、俞大猷、孔兆熙、白仁等名将。莆田不少地方都建有专门的纪念馆和庙宇,纪念这些民族英雄。其中,纪念戚继光的是位于黄石镇林墩村的戚继光纪念馆;纪念孔兆熙的有位于黄石镇江东村的飞燕府、北高镇后积村的“大王爷”庙等;纪念白仁的有位于江口镇白家村的将军祠、位于城厢区南门社区的忠勇祠等。
 
  为了纪念这些抗倭民族英雄,莆田人很好地将民俗与历史结合,通过不同方式的民俗活动,将民族精神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做大岁、贴白额春联等莆田特有的春节风俗背后的意义深入人心,不仅是老一辈的人念念不忘,如今孩子们也在家人的教育、熏陶下,将历史铭记于心。
 
  莆田民俗专家林成彬认为,莆田“做大岁”是一个全民参与的盛大节日。从其内容分析,“初二不登门”、“初四初五做大岁”,年年重温历史,教育子孙后代要珍惜幸福,热爱和平,不忘保家卫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