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莆仙的鲁班尺“踩桥”风俗

  早期,莆仙地区木匠、泥水匠都有奉祀鲁班香位,供鲁班先生为师,他们使用的曲尺称为“鲁班尺”。这与流传在莆仙地区的“踩桥”风俗习惯及鲁班先生与八仙之一的吕洞宾斗法有关。
  “踩桥”也叫“通桥”,这一习俗,曾在莆仙一带流传。在建造一座桥时,建桥师傅会用木桩把桥两头钉住,暂时不许人通过。等到桥全部建造竣工后,要举行隆重的“踩桥”或“通桥”仪式,这种隆重的仪式不亚于现在的“剪彩”庆典。
  踩桥时,富门大户不仅要慷慨解囊,而且还要比各人的气魄。一般有相应家业、有点地位名望者,急公好义的热心人都会参加。届时骑马坐轿的人一到桥头,必须下马下轿。一阵爆竹声后,建桥的组织者或主持人,称为“头人”或者“头家”负责踩桥的有关事项,“头人”会让工匠拆除桥头木桩,开始“踩桥”。
  排列于桥头等待踩桥的人们,习惯地依各自的成份或者家业,排成队列。莆仙地区一般“头人”都会先请一位特选的德高望重的人“踩头桥”,就是第一个人先踩过桥,也就是第一个过桥,请踩头桥的人选莆仙各地不尽相同。有的地区请官居品位最高者过头桥,有的地区请年纪最大的人过头桥,有的地区请年纪最小当上阿公的人踩头桥,有的也请年纪最大的小脚老太太踩头桥。总之,踩头桥的人一般都是公认有官、有财、有福气的人作为踩头桥的。因此莆仙也流传有“状元爷过头桥”、“三十六岁牵孙过桥”、“五代公牵曾曾孙过桥”、“五代妈三寸金莲脚过桥”等等谚语。
  踩桥时“头人”要给踩头桥的人一个红包,踩头桥人接过红包并道谢,会把红包再捐出来。接着“头人”一一恭请,并拱手作揖致谢请众人过桥。准备踩桥的人,往往都会谦让一番,然后大都由年长者先踩桥,踩桥的人走到桥中央时,都要回转身把预先准备好的礼金红包放置桥中央,“头人”打开红包,当众清点,并大声宣布:“某某先生踩桥礼金XX元”,如所赠的礼金与其家业,地位相符,头家则带头拍手叫好,赞道: “祝他官运亨通,荣耀无比!”或赞“某某生意兴隆”“某某先生出手大方,财运绵绵!”或者“某某寿比南山,长寿益年呀”“头人”喊赞语时,众人都会高声应道“好呀!好呀!”如踩桥者过于小气,头人便不唱赞语,直接大声高喊:“下一位鲤鱼跳龙门!”或者“恭请某某先生高升!”往往有些富裕者躲在后面,包厚礼盖过前面踩桥的人。这时,爆竹声,祝贺声便会经久不息。这些礼金一般用来补建桥时的资金欠缺及桥的后期装修。
  莆仙流传的踩桥习俗,传说和八仙吕洞宾与鲁班先生斗法有关。很久以前,有一次鲁班大师修造的一座桥快要完工了,不料吕洞宾前来斗法。原来吕洞宾闻知人间都赞扬鲁班大师技艺精湛,他造的物件及大桥不但美观坚固,而且精巧耐用,他心中不服,想要亲眼一观,亲身一试。他眼看鲁班先生建造的一座桥快完工了,他便化身牧童,赶着九只山羊,慢悠悠蹒跚而来,走到大桥桥头,施礼作揖问道:“请问大师,大桥造好了吧,我的几只山羊可以过了吗?”鲁班大师见是一位小牧童赶着几只山羊,他毫不介意,认为几只山羊过去有什么要紧,就满口答应说:“小牧童,不是我夸海口,我造的桥可以任千人走万人过,何况小小几只羊呢,过吧过吧!”吕洞宾回道:“既蒙应承,待我就要赶羊过桥了!”说声一过,吕洞宾轻甩羊鞭赶羊上桥。奇怪,才上去三只羊桥板就下榻,桥墩歪斜,摇摇欲坠,鲁班这时才醒悟过来,知道有高人作弄。急忙拿出直木尺,顶在桥板下面。无奈吕洞宾赶的不是山羊,而是变成山羊的九座山,桥压了三座山,岂能不坏,鲁班顶在桥板下的直木尺也折了。鲁班情急之下,只好用身顶住桥板,伸手拉过一支杉木横在桥头,朗声喊道:“仙人切不戏弄老汉,几只羊不要再过了。”吕洞宾应道:“贫道与你戏耍一番,得罪得罪。”说着赶着几只羊如一阵风地走了。从那以后鲁班使用的直木尺因折了就改成曲尺,造桥时桥头钉上木桩并且不让放羊人靠近,必须由德高望重者“踩”桥后才能让人通行。吕洞宾与鲁班先生斗法的故事流传到莆仙,因此莆仙人建桥也有这个禁忌。莆仙曾经流传“踩桥”这个风俗习惯,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破除迷信及传统习惯的改变,踩桥改为大桥竣工剪彩或大桥通车剪彩等庆典活动,莆仙流传的“踩桥”习俗也逐渐被剪彩仪式所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