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滔掠影  Oglimpse

莆仙文化既有古闽文化的遗存,也有汉 唐以降中原文化的传人,还有阿拉伯文化、波斯文化和西方文明的交融!

Puxian culture, both ancient Fujian culture relics, there are descendants of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in Central Plains culture, Arabia culture, Persian culture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 blend!

非遗传承人陈国华:莆田木雕还需传承与创新

  作为中国四大木雕之一,莆田木雕底蕴深厚。莆田木雕艺人继往开来,书写辉煌,代代传承至今。千百年来,莆田木雕以技艺为本,砥砺前行,抓住机遇,也迎接挑战。当前,在莆田着力打造工艺美术国际品牌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地推动莆田木雕走向国际舞台?莆田木雕名家有话说——

  学下去 传下来

  从1971年入莆田工艺一厂,正式开始雕刻艺术创作,国家级“非遗”项目莆田木雕传承人、莆田市级“非遗”项目“陈氏工艺雕塑”传承人陈国华已经在莆田木雕业走过了近50个年头。他见证了莆田木雕业的辉煌,开创了莆田工艺美术的新风格,也看到了莆田木雕面临的问题。

  “艺术不存在更新换代,只在于传承和创新。”陈国华说,师传徒、父传子目前依然是莆田木雕技艺传承的主要方式,但如今能真正坚守、坚持,沉下心来学习技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

  在陈国华看来,要成为一个“好”的雕刻艺人,甚至成为一名工艺大师,必须要耐得住寂寞,沉得下心来,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艺和艺术修养,开阔眼界。只有真正掌握了“好”的技能,才能创作出真正“好”的作品,从而成为影响行业发展的一分子。“检验艺术的标准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好’。”陈国华说,“好”的艺术作品才能经受得住市场和历史的检验,这在古今中外都是通用的,“所以,我们谈传承和发展莆田木雕,关键还在于人才的培养。”

  尊师道 展技艺

  “莆田木雕大师辈出,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陈国华的儿子、莆田木雕传承人、“陈氏工艺雕塑”传承人陈春阳说,人才短缺是传统技艺普遍面临的问题,莆田木雕也不例外。加大对莆田木雕大师、老艺人的尊重和重视,鼓励他们多带学徒,通过传帮带,为莆田木雕培养后备人才,不仅可以提升莆田木雕发展的后劲,也将有助于莆田木雕的技艺更好地传承发展。

  陈春阳的弟弟,同为莆田木雕传承人、“陈氏工艺雕塑”传承人的陈春晖则建议,可以在学校课程里融入工艺美术基础课程,从小培养孩子的艺术兴趣,并可以从中发现优秀的苗子,使莆田木雕技艺后继有人。

  请进来 走出去

  莆田木雕代表性传承人、青年木雕大师林建军几次携作品走上国际舞台,对于推动莆田木雕走向世界,他有着更为深刻的感受和更多的思考。

  他说,莆田木雕历史悠久、底蕴深厚、技艺精湛,且大师云集、精品迭出,这是莆田木雕文化最灿烂的部分。莆田应该规划建设一个专业化、国际化的木雕博物馆,从历史、流派、技法等各方面,让“请进来”的游客、商户,更加了解莆田木雕。同时,打造大师、龙头企业创作基地,发挥大师效应,展现莆田木雕精品的艺术魅力。此外,争取莆田木雕申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对莆田木雕走向国际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艺术的魅力在于传承和创新。而创新需要创作者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引进高素质美术专业人才也十分必要。”林建军说,目前,莆田木雕从业人员中,已知的极少有从全国知名八大美院毕业的人才。莆田木雕要想打造国际品牌,应该注重加强与全国知名八大美院的人才对接交流,适时引进人才,为莆田木雕业注入新的活力,促进莆田木雕业创新、转型,从而推动其更好地走向世界。

  “我一直主张,要将‘莆田木雕’这个地域性大品牌先推广出去,才能更好地带动子品牌的发展。”林建军指着印在自己名片背面的“莆田木雕”四个大字说,莆田木雕是一张很好的名片,如果行业内能够形成组团、互助、共荣的默契,利用展会、互联网等方式,将更好地推动“莆田木雕”这个地域性大品牌走得更远、更好。